扫一扫手机版浏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巫溪最新消息> 教育文化> 巫溪记忆,记忆深处的那盘老石磨

巫溪记忆,记忆深处的那盘老石磨

资讯信息发布于 2018-08-19 23:19:01阅读(137)评论(0)

  磨子的记忆


  ——纪念改革开放40年


  杜正坤


  千百年来,巫溪人吃饭,要靠磨子加工粮食。磨子是世世代代巫溪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家具之一。磨子,为人类的生存提供了杰出的贡献。


  说起磨子,笔者不禁想起农村那些关于石磨的谜语和童谣:“上山岩,下山岩,两山重迭转起来……” “石头山,石头地,打了几转才出去。”“石山上,石山下,石山腰里飘雪花。” “推磨磨,摇磨磨,推的面儿白不过,蒸的粑粑甜不过,你一个,我一个,还给姥姥留一个……”


  磨子是用石头打制而成,用来加工粮食的工具。石磨是由两块凿有磨齿的圆柱形磨扇组成的。 由于阴阳是中国文化的基石,最初石磨的设计者,就是依据阴阳的理念,构成了石磨的两扇,一扇在上面像太阳,一扇在下面像月亮,也可以说,一 扇像男人,一扇像女人。 一般磨子的磨扇直径有50厘米左右,腰磨磨扇直径则有100厘米左右,磨子单扇厚度30~60厘米,上扇为了挤轧粮食, 一般比下扇要略厚些, 以一个人或两个人能拉动为基准。 下扇圆心开个通洞,用一根圆木棍或铁棒作磨心,即轴心,我们叫它磨心或磨脐,插在通洞中。 上扇底部圆心处也开个深 5 公分左右的圆洞,并套以铁套,称为 “磨脐眼”,正好支在下扇中间的磨脐上,以防上扇在转动时从下扇上掉下来。上下两扇合拢在一起,阴阳交接,天地合一。 两扇的接合处都有一起一伏、上下对称、凸凹不平、排列有序、 阴阳错落、四周是一圈光芒般的规则纹理,叫“磨齿” 。 两扇磨重起来,下面用木头做个架子,叫磨架子,把两扇磨放在磨架子上面固定好。上扇顶部凿有一个拳头大小的圆孔,叫做磨眼。 边缘比中间的圆洞高出一些, 10厘米以内凿有低于平面约1厘米的凹陷,叫做磨膛,推磨的时候粮食放在上面就不会溢出来。上扇边缘中间有一个5厘米左右见方的石洞,木头做的磨巴掌一端安装在上面, 另一端中间有个圆洞,磨勾就放在洞里, 拉住磨勾既可以顺时钍方向一圈一圈的转动, 要磨的粮食随着上扇磨的转动慢慢的磨细,从两扇磨的结合处渗出来,流在磨架子下面的磨盆里。安放石磨需要有一处长约四五米,宽约 2 米的平整场地或房舍。

  磨子又分为大磨、小磨、腰磨。大磨叫檑子,小磨为磨子。磨子既可以磨面粉等干粮,又可以磨包谷浆、黄豆浆等。大磨(檑子),则只能磨粉状的干粮,不能磨豆浆等流食品中。大磨、小磨用一个木制的磨拐拐驾在磨腰的磨巴掌上,顺时针方向拉住磨手将磨子转动。 腰磨则是面粉加工的专用设备,磨盘特别大,必须用驴子、马或黄牛才能拉动。


  清代著名学者赵翼《咏石磨》的“避题诗”“路迢迢而非远,石叠叠而无山。雷轰轰而未雨,雪飘飘而无寒。”把石磨的形象描写得生动而意趣盎然。每一句写的都是农家常用的“石磨”,然而,就是不写出“磨”字来。人们磨豆腐时,一圈一圈地转,正是“路迢迢而非远”;石磨上下都是石头琢成的,正好是“石叠叠而无山”,磨时响声不断,流出白面,正好是“雷轰轰而未雨,雪飘飘而不寒”。


  过去笔者家里既有檑子又有磨子。檑子是鸡血石的,很大,要两个人才能拉得动。据说是父亲与叔叔们分家时抓阄分的祖福世业,再传到笔者这一代的。磨子则是笔者1960年自己请石匠打的。


  石磨主要是用来磨麦子、玉米、磨黄豆豆腐、玉米浆等。磨干东西如麦子、玉米,把麦子、玉米堆在磨盘上面,并在磨眼里插进几根筷子般粗细的竹签子,用竹签子的多少来调节粮食进入磨膛的速度, 既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磨稀东西如豆腐、玉米浆就必须有一人用勺子均匀的添磨。麦子伴随着磨扇的转动,顺着磨眼儿四周均匀地分流,被磨齿磨成粉沫,从上下齿的夹缝中被挤压出来, 像瀑布似地均匀落在磨架子下面的磨盆里。 石磨旁边有一平台,放一个竹篾编的团窝(簸箩)。里边有一箩床, 箩床是由两根光滑笔直的木条平行钉在两端的木板上制成的。磨小麦面粉用箩筛,磨包谷面则用竹篾筛。 女人用一张箩筛或竹篾筛盛起被轧碎的麦子或者玉米,放到箩床上来回滑动,面粉像霏霏白雪,一阵阵抖落到笸箩里。 箩里剩下的半颗粒状再放回到磨扇上进行第二次、 第三次的重复加工。这样不断的循环,直到麦麸里再也挤不出一点面粉。 箩筛有粗、细之分。最先用细箩筛,筛下来的面雪白雪白,叫头白面,是逢年过节或待客用的。用粗箩筛下的叫二道面、三道面,是平常食用的。 最后剩下的是麦麸, 用来喂猪、 喂鸡, 当然在饥饿的年代, 人们也是照吃不误的。 当两扇磨发出轰隆轰隆的摩擦声时,磨已空了,所谓“实磨不响 空磨响”就是这个道理。农村的石磨是有讲究的, 按照阴阳五行的学说, 所谓 “东青龙, 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 ,石磨是“白虎”之神,独尊“西方” 。在乡间谁家的院落里若有碾磨安置, 石碾的方向居东, 石磨的方向在西。 这是一种风俗传说,就像家中供奉灶王爷一样。过年时,要在石磨上贴上“白虎大吉”的红贴,以祈上苍赐予丰收年景。也表露出人们对 石磨的感激之心,敬畏之情。


  石磨不仅是一种农用工具,还是一种特定的文化符号,更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石磨转啊转的,周而复始,九九归一,这里面蕴藏着我们中华民族忍辱负重的风格,锲而不舍的精神。 单这一个“磨”字,就够琢磨了,“十年磨一剑”,“铁杵磨成针”,无不体现出百折不挠、 坚忍不拔的民族特色。 自古民以食为天, 古老而有灵性的一盘盘石磨做为炎黄子孙生生不息、赖以生存的工具,一圈又一圈,一年又一年,服务了千家万户生儿育女大业,延续了千秋万代人类饮食文明。


  磨子,虽然是个原始的生活工具,却有一部分城市里的人使用不来它。20世纪60年代,一些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和机关下放干部,看到磨子却推它不动它,或者反起推,闹了不少笑话。


  磨子,她更像一位裸露着的母亲,尽情展示着曾经的风采,让子女从她被磨平的光滑躯体上阅读、回忆出厚重的历史和浓郁的人文。


  石磨在沧桑岁月中,是一尊掌握命运的天神。千百年来,磨出了祖辈丰收的喜悦和子孙万代的渴望;磨平了凸凹不平的条纹,加深了祖辈们岁月遗留的皱纹;它一天天的转着,送走无数风霜岁月;日落日升,斗转星移,但它们终究挡不住柔柔的春风变成了历尽沧桑的物件,在风中诉说着人类向前发展的历史。


  改革开放以后,巫溪农村普遍用上了电。电视机、洗衣机、钢磨、粉碎机走进千家万户,石磨终于走完了属于她自己的岁月。随着社会的进步, 电力机械的普及,为农村人服务了千百年的磨子,像一位饱经风霜、 历尽沧桑的老人,无奈、 留恋地退出了人们的生活舞台。 如今的石磨,大多已经香消玉殒,不知去向,侥幸残留下来的, 却默默地躺在某条农田基本建设的石坎子里,或某个无人问津的角落里,在无声诉说着过去的辉煌。


  习近平同志明确提出:“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世界上没有坐享其成的好事,要幸福就要奋斗”“有梦想,有机会,有奋斗,一切美好的东西都能够创造出来”


  回望磨子,我们看到的是党的改革开放带来的翻天覆地的伟大变化和党的十九大精神指引下的充满阳光的农家小康生活!


$我要打赏
上一篇发展中的巫溪文峰育新幼儿园 下一篇巫溪县小叮当幼儿园2018秋季学期招生啦!..
相关推荐
  • 巫溪——一幅绝美的水墨画
  • “交通安全进校园”宣传 通城红路小学..
  • 鲁渝协作 助力巫溪教育发展
  • 重庆巫溪县胜利乡中心小学校支教故事..
  • 巫溪县进修校校长陈代秋到唐坊小学调查工作..
  • 巫溪县小河中学内务整理在实践
  • 巫溪2018年大学生村官公考公益培训班正式开课啦!..
  • 巴渝地区重要产盐地的巫溪县城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