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溪群信息
      巫溪群信息
  • 圈主:admin8
  • 粉丝:6 人
  • 人气:13 关注度
      联系方式
  • 电话:11
  • 地址:255
巫溪房管处公职人员沉迷赌博 203万大修基金被"借走"
2019-03-25 18:50:40 3468
  • 收藏


    徐菊(化名)已无数次奔走于开发商、房地产管理部门之间,讨要一个说法。

    她2014年在重庆市巫溪县城“滨河国际小区”,通过银行按揭购买了一套商品房,去年还完所有贷款后,到银行拟领回房产证,却惊讶地发现:因为没有缴纳房屋大修基金,房产证一直没办下来。

    购房时早就将大修基金交给了开发商代缴,难道开发商挪用侵占了?徐菊气愤地找到开发商,重庆国梁建设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直呼“冤枉”,说大修基金当年就交到县房管部门了。该公司人员带着徐菊到巫溪县房屋管理处一查,大修基金根本没有进入该处的物业专项维修资金专户。

    那么,大修基金去了哪里? 重庆市巫溪县房屋管理处负责人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他们调查发现重庆国梁公司替业主代缴的100万元房屋大修基金,早已转入该房管处公职人员鲁昌军的个人账户被其“借走”。

    目前,当地纪检、经侦部门均已介入调查。


    飞机失事1男7女被困荒岛,为了活下去他们...广告

    203万大修基金转入个人账户

    重庆国梁房地产公司2009年进入巫溪。当年7月该公司与巫溪县政府签订《招商引资协议》,投资建设巫溪县马镇坝二级汽车站项目,并对汽车站相邻地块进行房地产开发,“滨河国际小区”项目2015年初全部建成。

    2013年9月18日,国梁“滨河国际小区”项目业务人员前往巫溪县房屋管理处申请交纳物业专项维修资金。鲁昌军系该处公职人员,时任物业科科长,专门负责收取物业专项维修资金。“他指令我们将资金缴入他的个人银行账户,称这个账户就是接收大修基金的专用账户。”重庆国梁公司项目负责人对看看新闻Knews记者说,大修基金怎么能进入私人账户呢,这明显违背对公业务财务制度,财务人员感到诧异,碍于情面,当天还是通过公司账户向鲁昌军提供的个人账户转账50万元,但专门注明为“大修基金”。

    2014年9月18日,国梁人员再次到房管处申请缴纳大修基金30万元,并要求开具一年前交纳的50万元收据。鲁昌军当场先后开具了两张票面分别为50万元、30万元的《重庆市物业专项维修资金专用收据》。2014年9月26日,国梁财务人员向鲁昌军的个人账户转账支付已开收据的30万元,注明为“滨河国际大修基金”。

    2015年2月9日,国梁公司第三次向鲁昌军申请缴纳大修基金20万元,获得鲁开具的《重庆市物业专项维修资金专用收据》。次日,财务人员向鲁的个人账户转账20万元,注明为“滨河国际大修基金”。



    2016年底,鲁昌军向国梁公司索回三张共计100万元的《重庆市物业专项维修资金专用收据》原件。国梁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当时他的理由是巫溪县财政局需要核对清理全县大修基金交纳情况。我公司后来多次向他催要这些收据,鲁昌军都以各种理由搪塞,至今没拿回。”

    然而,问题还是暴露了出来。国梁公司称,2018年8月,徐昌菊等80多户业主发现房屋产权证迟迟办不下来,与此同时,“滨河国际小区”A、B幢楼电梯钢丝绳严重磨损需要动用大修基金时,这时才发现大修基金已被鲁昌军挪用,巫溪县房管处不承认公司此前已交纳的100万元。

    巫溪县房管处在国梁“滨河小区”业主大修基金事件发生后,专门成立清查组,调查县内其他房地产企业是否也存在这种情况。该处负责人声称,“没有发现类似情况”。但据看看新闻Knews记者调查,巫溪另一家开发商重庆融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拥有同样遭遇——给业主代缴的103万元大修基金,亦被鲁昌军指令转入其私人账户,最终没有在专用账户露脸。

    重庆融联公司提供的证据材料显示,2014年10月至2015年8月,该公司财务人员通过公司账户先后四次向鲁昌军提供的私人账户分别转账18万、10万、45万、30万元。

    “当时鲁昌军向部分业主们开具了《重庆市物业专项维修资金专用收据》,但因房屋面积、楼层、门号等信息错误百出,这些收据在2016年被鲁收回,”重庆融联房地产公司一名财务人员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鲁昌军于是以个人名义向公司补开了四张共计103万的大修基金收条。



    这位财务人员表示,鲁昌军在房管系统上密切关注公司的售房情况,一有网签就催收大修基金。“103万大修基金被鲁昌军挪用,导致公司开发的小区300多户业主至今没办到产权证。我们多次向巫溪县房管处反映,他们其实早知道情况,要我们先补交103万,然后再找鲁本人打官司索回。”

    纪委、经侦介入调查

    2018年12月13日,巫溪县房管处成立调查鲁昌军涉嫌违规收取专项维修资金工作小组。中共巫溪县委宣传部在给看看新闻Knews的书面回复中表示,经查,鲁昌军的确在2013年9月18日、2014年9月26日、2015年2月10日向国梁公司“借款”共计100万元。国梁财务分三次转入其个人账户,“没有按照对公业务财务制度将款项转入县房管处物业专项维修资金专户”。



    这份回复称,期间,因涉及滨河国际项目要办理房屋产权,该项目负责人曾对鲁昌军过问该借款是否已经按照借款时的约定在办理产权时存入维修资金专户(维修资金进入专户是办理产权证的前置条件),鲁昌军为争取时间筹集资金还款,谎称该款已存入,不影响办理产权证。

    针对上述“借款”说法,国梁公司方坚决予以否认,“这不是事实”。该公司接受看看新闻Knews记者采访认为,鲁昌军作为巫溪县房管处专门负责收取物业专项维修资金的公职人员,公司将大修基金按其指令转入他的个人账户,并无不当;同时,就公司交纳的大修基金,鲁昌军出具了《重庆市物业专项维修资金专用收据》,收据上加盖有巫溪县房地产管理处财务专用章,他的这些行为均系职务行为。

    巫溪县委宣传部的回复还说,2016年6月,县房管处财务科在核对鲁昌军当年上交的专项维修资金时,发现收据存根总金额与专户入账总金额虽然吻合但尚差三张票据存根的情况。财务科随即将这一情况汇报县房管处时任主要领导,经领导询问,鲁称一时记不清放在何处,还在继续寻找,请求单位暂不按遗失处理。同年11月底,鲁昌军找回三套票据交财务科,财务科发现三套票据分别开具了50万、30万和20万的实际金额。鲁昌军说是事先开好了票据,但国梁公司一直没有入账。

    这些发票被发现为违规开具——物业专项维修资金票据应按照业主分户开具,而不能直接开为开发商国梁公司;票据交回,财务科按程序报县财政局申请了作废处理。



    通过调查,巫溪官方确认鲁昌军当时隐瞒了事实真相,“他在借款发生时就将开具好的票据交给了国梁公司财务,后谎称按整幢面积金额出具的票据无效,需要换成按业主分户的票据,并通过个人出具借条的形式从国梁财务换回了原开具的票据。之所以隐瞒事实,据本人称是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来筹集资金还款”。

    2月1日,巫溪县房管处书面报告县纪委驻国土房管局纪检组,并附鲁昌军自述材料一份;同日,县纪委驻国土房管局纪检组长、县房管处分管领导前往县纪委专题报告该事件情况。

    2月25日,巫溪县公安局经侦大队介入调查,调查结论暂未出具。“目前问题暴露出来了,我们也想早点处理掉,但鲁昌军的行为是他个人与企业的民间借贷,还是打着单位旗号诈骗,抑或职务挪用、侵占,这需要法律的界定,得由经侦部门、纪委来定性。”

    鲁昌军被指“沉迷赌博”

    “鲁昌军对国梁公司三笔借款的事实供认不讳。”巫溪县委宣传部给看看新闻Knews的书面回复强调,“调查中鲁本人积极配合,并愿意接受组织处理”。

    鲁昌军目前在岗。看看新闻Knews记者3月18日通过调查发现他当天仍坐在巫溪县房管处215室正常上班。

    巫溪县房管处负责人张孝喜表示,已对鲁昌军初步作出工作调整处理,“2019年1月10日,处里以文件形式明确鲁昌军负责协助四项创建、网格责任区域等相关工作,不再从事物业管理相关工作”。

    巫溪县房管处办公室李姓主任说,鲁昌军早在2016年12月被撤销物业科科长职务,“他违规的事情还是很多”。该主任并未进一步透露鲁违规的具体事项。而接近房管处的一位知情者声称,鲁被撤职正是因为当时他开具大修基金发票的不规范等问题。

    巫溪多位知情人士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生于1976年12月的鲁昌军,近年来沉迷赌博,越陷越深而四处举债,早已是“一屁股烂账”。

    看看新闻Knews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到的多份民事判决书显示,鲁昌军和同在巫溪县房管处的妻子邹某,2018年至少涉及五桩借贷纠纷案,因不能按时还款,他们被银行、网贷公司或个人告上法庭。从2015以来,鲁昌军夫妇向这些机构或个人借贷,少则几万元多则数十万元,抵押物其中就包括自家的别克小轿车、鲁昌军父母的房屋。

    鲁昌军的姐姐鲁小玲,同样曾就职于巫溪县房管处,在保障性住房物业管理服务部负责该县廉租房租金的收取。荒唐的是,2018年10月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鲁小玲挪用资金罪一审判决书》显示,2014年至2017年期间,鲁小玲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挪用其负责收取的廉租房租金32.3万元,“归个人或借给其弟鲁昌军使用”,且超过三个月未还。

    鲁小玲于2018年3月底向巫溪县房管处退缴9万多元。2018年4月17日被公安民警抓获归案,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同月23日,鲁小玲在巫溪县公安局退缴其挪用的资金23万多元。2018年7月30日,巫溪县人民法院作出判决:鲁小玲犯挪用资金罪,判处拘役五个月,缓刑五个月。



    房管处的专项资金怎么就成了鲁昌军姐弟的“私人提款机”?舞弊之举为何好几年后才暴露呢?当地多位房地产业界人士透露,除了重庆国梁、融联公司,或许还有更多开发商代缴的大修基金被鲁昌军挪用事件浮出水面,这有待当地官方更深入地调查,廓清各方责任,从而给公众一个公正的说法。

    徐菊现在很着急,她希望大修基金事件尽快得到处理,房产证赶快办下来——眼下家里的餐馆生意需要大笔资金投入,“我现在急等着拿房产证去银行抵押贷款救急呢”。




    上一页:来了!来了!飞机首次降落巫山机场! 下一页:巫溪民间文学——云台观上飞来的神钟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