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手机版浏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巫溪最新消息> 今日巫溪> 【回忆】巫溪南门湾大岩崩31周年

【回忆】巫溪南门湾大岩崩31周年

我是超管发布于 2018-09-01 20:46:17阅读(172)评论(0)

· 李英学 · 

暑假过后的9月1日,是学龄儿童步入小学的大好日子。许多将成为小学新生的家长,早早的为孩子备好了书包文具等学习用品,寄予望子成龙的厚望,等待孩子步入学校求学时间的到来。可南门湾电力公司宿舍的那名学龄儿童,老天总是不给他学习机会,在即将步入小学5个小时之前,因严重的地质灾害,夺走了他幼小鲜活的生命,切断了他人生求学的梦。



轰隆一声巨响,把人们从睡梦中惊醒。31年前的1987年9月1日3时30分,重庆直辖前的四川省巫溪县城厢镇南门湾龙头山,突发大岩崩。百米高的陡峭悬崖突然坍塌,数以千计立方米的巨石和泥沙,将方圆上百米内的一幢五楼电力职工宿舍连同它周围17户居民住宅和3家个体旅馆彻底摧毁和掩埋,100人以上的鲜活生命从夜深人静的睡梦中瞬间消失。现场血肉横飞,惨不忍睹。县上第一时间成立抢险救灾指挥部。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和李鹏先后打来电话,询问灾情,要求做好抢险救灾工作。四川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蒲海清等省领导从成都专程赶往巫溪慰问死难者家属和受伤人员。



1985年,我们三口之家从县中药材公司宿舍,乔迁至大宁河古县城人民街通往人民武装部的沈家巷7号,住在县医药局综合楼第一层。南门湾龙头山大岩崩刚发生不久,离居住地很近的县广播站和人民武装部,先后响起了救援的高音喇叭声和部队集结救援从窗前经过的脚步声。我和夫人姜姐从梦中惊醒。夫人姜姐的亲生妹妹就住在南门湾悬崖挂壁式的自建房子里,是否安全,音讯全无,生死未卜。我们闭门将7岁熟睡的女儿关在家中,径直向南门湾奔去。以非常伤心痛苦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表情,大声呼叫着:“我的妹也,我的妹也”。有气无力地顺着大岩崩废墟边沿向上攀爬。大岩崩形成的巨石与泥沙和各类建筑物发生强烈冲击碰撞所产生的尘烟气味,一股一股的呛着鼻子,使人呼吸特别困难。爬到夫人姜姐妹妹家中,只见房门大开,空无一人。原来岩崩发生前,许多石块开始滑落,砸穿夫人姜姐妹妹住房楼顶掉入室内。夫人姜姐妹妹三口之家忙于奔命,逃离住房,投靠位于南正街天宁寺的亲人家中,过着捡拾生命惊恐避难的日子。



1987年,我是刚过而立之年的热血青年。在南正街天宁寺慰问受到大岩崩惊吓的夫人姜姐妹妹后,第一时间赶到救援现场,与四面八方赶来的众多抢险救援人员通力合作,徒手从废墟中刨出多具死难者遗体。记得在一个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废墟空穴中,我趴着身子,钻进空穴里边,四处探视,寻找遇难者的蛛丝马迹。那被剧烈撞击的扬尘气味,商店遇险渗漏的烈性白酒气味,死难遗体溢出的血腥气味,在密不透风的空气里,混为一体,扑鼻而来,熏得我喘不过气来。有害气体是可致人死亡的,现在回想起来,很是后怕。但想起那些失去亲人的人们,在那一刻,整个世界突然变暗,眼睛视线模糊,心脏异常沉重,脑子一片迷蒙,身体开始失重,一种掉入黑洞般的感觉,撕心裂肺,悲痛欲绝。要问世间几多苦,莫过于失去亲人的痛。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横跨在巫溪古县城大宁河上的铁索桥,始建于1985年。两根直径有如碗口粗的铁索,呈弧线形固定在南北坚固的桥头堡上。无数根钢筋将水泥板铺就的桥面悬吊在铁索上。从人民广场东北角,上27步水泥台阶,经过钢筋水泥结构的18米引桥,再上7步台阶,就到了长80米,宽2.5米的铁索正桥。它是大宁河两岸人民十分方便快捷的必经之桥。每天,桥上行人来来往往,川流不息。南门湾龙头山大岩崩发生第二天,大量围观岩崩现场的群众,从南北两岸涌入50米宽河面上空的铁索桥。突听人群中有人高呼:”桥要垮啦”。人们惊慌失措,相互奔跑,不少人群从27步水泥台阶高处,挤压倾倒踩踏至人民广场东北一角,造成大量次生伤亡事故,惨不忍睹。 



屋子漏水了,可是偏偏又赶上连夜下雨。船本来就迟到了,但是又赶上逆风航行。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祸不单行。南门湾大岩崩发生以后,其次生灾害也是接二连三。据罗毅当时的报道:驻渝某部工兵营奉命第一时间组成巫溪南门湾龙头山大岩崩抢险队,从铜罐驿星夜装载,赶赴巫溪。师工兵科长陈国荣率工兵营主力,配属通信兵、防化兵和部分机关参谋,征用地方民船,沿长江水路向巫溪挺进。万万没有料到的是,船行长寿江面,月黑风狂,水高浪急,触礁灾难,降临到披挂出征的铁甲之师身上。栖身甲板上的筑城连志愿兵王明清在巨大的撞击声中当场牺牲,营长一干人等,或重伤,或轻伤。鲜血染红了甲板,好儿男,出师未捷身先死。



军人肩负着保卫祖国和抢险救灾这个特殊的使命和艰巨的责任,每个官兵将自己的前途命运同国家民族的根本利益联系在一起,铸就了军人特有的博大情怀和坚强意志。军人总是冲锋在前,奋勇当先,永不言退。哪里有困难,那里就有解放军。哪里有险情,哪里就有解放军的铮铮铁骨。哪里有呼唤,哪里就有解放军的身影。驻渝某部工兵营一声令下:“继续前进!”放下牺牲的烈士,包扎好负伤的战友,抢险队没有退缩。150余名官兵,继续长途奔袭,于奉节码头上岸,跋涉于崎岖、狭窄的山道,经过两天昼夜行军,终于抵达废墟般的南门湾,迅速投入战斗。



表面搜寻清理结束以后,我被抽调到抢险救灾指挥部医药保障组,代表县医药局参与组织抢险救灾急需药品和器械供应。将需求信息及时报告有关部门和经营企业。万县地区医药局获悉巫溪大岩崩信息以后,第一时间组织紧缺药品青霉素6000支于岩崩当日火速送往抢险救灾指挥部。万县地区医药站在灾后7日内连续3次送达急救药品到当地伤员救治医院。巫溪奉节云阳等医药公司对急需的破伤风抗毒素、导尿管和卫生口罩等药品和器械有求必应,调运送达及时。到9月10日,医药保障组共为岩崩受伤人员和踩踏受伤人员组织提供急救药品和为清理死难者现场连同附近的大街小巷、职工食堂提供消毒、预防疫情药品累计241种,金额35996元。由于药品器械组织运达供应及时,医院医护人员全力以赴抢救及时,所有因灾受伤病员没有新增死亡病案。



面对南门湾龙头山突如其来的地质灾害,中共巫溪县委和县人民政府快速反应,组织开展了巫溪历史上动员范围最广、投入力量最大、救援速度最快的抢险救灾行动。经过全县上下齐心协力,团结拼搏、流血流汗,夜以继日的战斗,抢险救灾取得重大胜利。1987年10月7日,巫溪县人民政府在古县城北门大礼堂,召开岩崩抢险救灾表彰大会并印发《光荣册》,对全县各党政机关,各企事业单位,各人民团体,社会各界人士中,参与抢险救灾的上千人受到县人民政府的表彰。



历史在变迁,时间可以让人忘记很多事甚至是许多人。可是在岁月流逝的点滴里,总有那么一些难以让人忘记的回忆,是那么刻骨铭心,时刻重新想起。今天我们采取不同方式祭奠31年前巫溪南门湾大岩崩遇难的人们,既是对生者生命的尊重,又是对逝者31年在天之灵的告慰。



31年过去了,南门湾龙头山大岩崩这个苦难之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通往北门古城的漫滩路,通往新县城的龙头山隧道,印象南门等重点优质工程先后建成。我夫人姜姐的妹妹(下图左三),也从当年南门湾大岩崩逃离以后,由巫溪国家税务局分配了住房。1994年因工作调动离开巫溪,先后在四川万州和重庆巴南国家税务所担任领导职务。今年夏天,她专程从重庆回到久别的巫溪,主持西宁中学高七八(初七六)级同学聚会。面对南门湾,她回想当年大岩崩时的苦难和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国家日新月异的变化,使她感慨万千:美好幸福的生活来之不易,值得我们永久珍惜。



$我要打赏
上一篇巫溪首批生物质颗粒燃料烤烟机投入使用.. 下一篇最美黑沟,我们不要破坏,请您为它保持原生态!..
相关推荐
  • 巫溪铁路郑万高铁巫溪支线最新情况!..
  • 巫溪老城凤凰山的传说
  • 巫溪红池坝镇:产业扶贫多“妙招”
  • 希尔安500亩中药材种植助力巫溪县天元乡脱贫攻坚..
  • 巫溪人拿走首届渝景摄影赛10万元冠军大奖!..
  • 巫溪“解放碑”,变样啦
  • 巫溪红池坝走这条路,车程缩短一小时..
  • 巫溪兰英老虎嘴崖路 登录央视银屏直播..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0)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关闭